'CryptoYC'
研究|去中心化治理是如何进行投票的?
🌿

研究|去中心化治理是如何进行投票的?

去中心化治理(DeGov)的问题真的是老生常谈,能否有效的凝聚起“乌合之众”就非常重要了。那么,治理的模型和形式分别有哪些,不同的协议之间是不是采取的治理方式是否也有所不同?

2种治理模型:决策&协调

Vitalik将治理模型分为两种:治理的“决策功能”性治理的“协调”性。

决策功能如下图,把决策系统当成是一项方程式“f(x1,x2...xn)→y”,你在输入栏中输入你想喂的任何信息(各种利益相关者的意愿,比如持币者、股东、选民等),输出的是决策。

图片来源:vitalik
图片来源:vitalik

第二种就是非常重要的协调机构。其实,协调机构的目的是围绕成员们在组织中应该如何以及何时采取行动,以便更好的发展。在区块链治理和现实生活中,在一定程度上,如果你单独行动,那么结局往往并不乐观,但是如果大家一起行动,则可以达到预期效果。

图片来源:vitalik,协调游戏,如果你和其他人的想法一致,那么你同大家一样都能够获得利益
图片来源:vitalik,协调游戏,如果你和其他人的想法一致,那么你同大家一样都能够获得利益

DeGov的几个问题

不管是直接进行决策或者是协调,治理问题都会需要考虑这几个问题。

1. 投票参与的门槛设置。真正有能力的人可能并没有太多的投票占比决定提案的发展。比如说,有的人专业知识过硬,但是没钱、没资格进行提案等。 2. 每位投票者都有动力能够参与?小群体的巨鲸比大群体的散户更能成功的执行决策。散户对投票结果的影响不值一提,所以也没有太多的动力去实际进行投票和思考未来。那么是否可以增加散户投票的份额,而减少巨鲸的影响力呢? 3. 是否通过牺牲社区部分利益为代价,换取代币持有人的利益?每个协议的社区都有不同的价值观、愿景和目标。当代币投票只涉及到其中一部分群体(巨鲸、代币持有人)的提议时,是否会牺牲其他人的利益。 4. 过多无效的提案只会分散你的注意力。注意力就像你的一天,只有24小时。在大家都有限的时间内,如何减少噪音的干扰和过滤问题? 5. 代币的财务性质和声誉问题的切割能否得到很好的解决?容易产生贿赂、贿选等等问题。

带着这些问题,我们继续看看下面的这些投票方式怎么解决这些问题的?

相对多数制 (permissioned relative majority)

最普遍的方式,一般用1P1V和1T1V的形式。提案需要由 DAO 成员发起才能被表决,只需要比较赞成票和反对票的总数的相对熟值就能得到相对多数的投票结果。用的还是比较广泛的例如,Moloch dao、MetaCartel Ventures、 Raid Guild、DAOhaus。

优点:用户体验简单;学习成本低;更少的注意力需求和gas fee

缺点:提案太容易通过,容易导致注意力分散

流动民主(Vote delegation/Liquid democracy)

先验知识:“直接民主”之所以直接,是因为决策权由人们直接行使,不经过任何媒介或代表。当人们需要对一些比较重要的事情投票恰巧这些事情的数量又不是很多的时候,选用“直接民主”的方式就比较适合。不过,一旦要决策的事情增多或者要求决策者具备某一领域的专业知识才能进行时,“直接民主”就不再适用了,因为要将人们全部聚集起来投票相当困难,所花费的成本和时间都非常高昂。而且,很多人都来自各行各业,要求他们对不熟悉的事情投票也是不恰当的。

代议民主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通过指派社区管理经验丰富的代表代替自己投票,选民自己省去了很多麻烦,从而能够把时间和精力都放在其他事情上。不过,这样的民主形式也有着自身难以克服的缺陷。选派代表和公众的利益之间连接比较松散,很难刺激他们为公共事业全身心地付出。所以,代议民主对于集体来讲只能算是次优方案。

流动民主和代议制整体相似,但比代议制整体的“流动”属性更强。拥有投票权的用户可以选择将自己的投票权委托给自己信任的,认为专业的人士,但他们随时可以撤回委托并亲自去行使投票权,或是转移委托给其他人。此外,委托是多级的,你委托出去的票,可能会被再次委托给其他人。

权利需要集中,但更需要流动。成员相信代表们在某些域具备一定的特长或优势,并以此为依据将特定类型的事情委托给不同的代表执行。选民能够对获得信任的代表以及选举活动的态势保持长时间的监督,一旦发现问题,能够随时介入并推翻代表的决策。对于某些身居要职的代表来讲,这招有着很强的威慑力,可以有效防止以权谋私、损害公共利益的行为发生。

优点:

  • 流动民主可以提高持币者的参与率,进而提高投票决策的合法性。
  • 通过反应更加灵敏的、层次更多的委托机制,流动民主增加了每个人的选择权。
  • 增加了委托人对被委托人的监督作用。

缺点:

  • 会存在贿选、串通的问题。
  • 授权不是万能的,专家也不一定完全可靠。

全息共识(Holographic Consensus)

该提案收到一个词的影响“Furtachy”,他是2000年提出的治理理论,将治理投票与预测市场想结合的模式。其核心思想是赋予投票行为下赌注的性质,从而奖励投了正确选项的人,惩罚投了错误选项的人。全息共识有点像变体。*为了让治理体系高效,必须要有管理集体注意力的机制。该机制要确保最重要的提案得到关注,得到参与投票的小群体倾向于按照大多数人的利益行事。

优点:增加治理扩展性而提供的一个解决方案,将预测市场与每个提案关联起来。成员只需要关注那些真正与他们利害有关系的提案。

缺点:

  • 该框架是否真正筛选了最值得关注的提案,还是只是筛选出了具有传播效应的热门提案?
  • 押注者的判断建立在某个提案是否会被通过,而非某个提案应当被通过,具有投票资格的押注者必然会参与投票,他们是否最终会扭曲投票结果?
  • 用户体验不佳,因为需要用token作为质押
  • 复杂性

全息共识的治理流程可以分为四个步骤:

  1. 发起提案:任何满足声誉门槛的用户均可发起提案;
  2. 提案增强:GEN 持有者选择他们认为通过概率大的提案进行押注,没有获得足够 GEN 押注的提案将被忽略,不会进入下一阶段;
  3. 投票决策:拥有投票权的群体对提案进行表决,若提案被通过,押注的用户可以获得GEN奖励,反之则损失 GEN ;
  4. 上链执行: 被通过的提案正式生效,并在链上执行。

知识可提取投票 (Knowledge-extractable Voting (KEV)

纯粹基于财富(以代币表示)的决策机制是有限的,因为它可能会排除具有所需专业知识但无法负担参与的选民。KEV 的核心是让具有知识的专家拥有更多的投票权。

优点:KEV 机制鼓励对某个提案更有专业知识的人去投票,也鼓励对某个提案没有掌握足够信息和知识的人不要去投票。

缺点:判断专家的选择是否正确,依据的是最终投票的结果本身,而非投票决策本身是否产生了正面的影响。

二次方投票(Quadrac Voting)

V神提出介于1T1V和1P1V(一人一票)之间的投票机制。允许单个投票主题为同一选项重复投票,以表达其意愿的强烈程度。与此同时,为了避免巨鲸垄断话语权,为同一选项进行重复投票的边际成本呈现递减趋势。

(计算公式非常特别,即对于某给定的项目,先取其收到的每笔捐赠额的平方根,将这些平方根相加,最后取相加结果的平方输出,即为该项目所匹配到的的总资助额。eg.例如为同一选项投一票需要消耗 1 个 Token ,为其投 2 票则要消耗 4 个Token,为其投 3 票需要消耗 9 个Token,以此类推,为其投 10 票,则需要消耗 100 个Token。)例如:gitcoin、以太坊社群治理。

优点:在二次方投票出现前,以太坊基金会赞助哪些项目是由一个中心化的委员会决定的。

  • 二次方投票机制省去了中心化委员会的评估过程,使得资金分配更有效率。
  • 创造了一种开放的社区参与文化。

缺点:必须依赖严格的身份证明机制才能保证公正。在身份识别上,例如gitcoin需要绑定社交账号,DID等账号,相对比较麻烦。

信念投票(Conviction Voting)

信念投票从根本上改变了投票的形式,社区用户将不被要求在一个时间限制下投票,也不会被要求为他们不了解的提案投票。信念投票是一种基于投票者信念的动态投票机制。当用户选择为某一提案投票时,其投票效用会随着时间推演而增加。这个增加过程不是匀速的,而是减速的,最终会达到一个最大值而不再增加。用户可以随时将已投出的票撤回或者转移到其他提案,但其在上一个提案上的投票效用不会立即消失,而是会逐渐减少,这个减少过程也不是匀速的,而是加速的。例如:1Hive。

优点:

  • 降低门槛
  • 有效的收集社区的偏好
  • 比较适合于预算决策场景

缺点:使用的决策场景有限,例如“智能合约升级”的问题。

信念投票具有如下特点:

  • 用户可以随时在多个正在进行中的提案中分配他的投票,且没有明确截止日期;
  • 投票效用不止与所投票数有关,而且增加了时间函数,会随时间推移而逐渐增长;
  • 用户可以随时撤回投票,其投票效用不会被立即移除,而是随时间推移逐渐减弱;
  • 每个提案根据其所申请的资金额度,会有一个阈值,一旦提案所聚集的“信念”得到阈值,提案就会被通过,资金就会被拨付。

怒退机制(Rage Quitting)

任意成员可以在任何时候退出 DAO 组织提案,销毁自己的 Share,取回 DAO 当中对应份额的资金。而怒退特指在治理投票环节当中的退出行为。例如:Moloch dao,DAOhaus

优点:

  • 任意成员的利益都无法被伤害。防止具有决策权的小群体利益损害其他所有者的利益。
  • 怒退机制不光可以保障成员的利益,而且可以提高组织在思想上的统一性,提高组织协调效率。

缺点:时间跨度长,决策慢。

以 DAOhaus 为例,治理流程被分为以下步骤:

  1. 提交提案:任何人(不限于DAO组织成员)都可以提交提案;
  2. 赞助提案:提案必须获得足够的赞助才能进入投票阶段。赞助的含义是持有 Share 的人对此提案投票表达支持,此阶段可以过滤无意义或是不重要的提案;
  3. 排队:提案获得的赞助超过阈值之后,进入队列,等待投票。通过排队机制,确保提案有序的汇集到投票池中;
  4. 投票:在投票截止日期之前,提案必须获得足够多的赞成票才可以通过;
  5. 缓冲期:投票通过之后,在执行投票结果之前,有一个7天的缓冲期(Grace Period),在此期间,对投票结果不满意的股东可以怒退;
  6. 执行:提案被标记为完成,并在链上被执行。

加权投票与声誉投票(Weighted Voting & Reputation-based Voting)

将代币的财务价值通证和治理权力通证完全解耦,后者我们可以称之为「声誉」。声誉,是一种不可转让,不可流通的积分,通过持有或者锁仓通证可能获得声誉,但具有投票权的是声誉,而非通证。声誉还可以通过为组织做出贡献而获得。例如,DAOstack。

优点:大规模避免发生贿赂现象的产生,避免了治理攻击问题,和公平性问题。

缺点:

  • 不能完全抵抗恶意贿选(如果你愿意把你的私钥交换出来作为转让声誉的话)。
  • 一定程度上是人工手动调整这个声誉值的。

惰性共识(Lazy Consensus)

鼓励成员尽可能避免投票。社区中的任何人都可以为某事发生动议。如果在一定时间内没有人反对,它就会发生。如果有人反对,那么声誉加权投票决定是否应该发生。提出异议的成本是声誉值达到要求和代币的质押,失败者将失去提案的10-100%的代币。例如,colony。优点是尽可能减少投票;缺点是如果发生了需要反对的提案,必须声誉值和代币数量都达到要求。有一定门槛。

思考

什么是一个好的DAO?DAO的激励机制设计?DAO需要哪些条件才能够凝聚起众人呢?

  1. 好的可行的激励机制充分能够凝聚人才。当设计好健全的激励制度和薪酬体系时,自然而然的会吸引一批优秀的人才和专家。不管是因为疫情原因,还是未来元宇宙的发展,今天所说的web3办公一定会成为必然,而不是被动的只能通过发布招聘而坐以待毙。
  2. 组织的向善发展。DAO的凝聚力不应该只关注在激励机制的设定上,还有能够真正“向善”也应该是被关注的问题。为什么这边提到向善呢?当少数一批人掌握绝大多数的筹码时,便极其容易出现片面追求少部分人的自我利益。这种情况下,极可能发生的事情是绝大部分的散户和其他利益相关者的利益受打损害。之前很火的juno network事件,项目方、社区以及巨鲸三方的博弈。通过瓜分某方的利益从而获益,这是真的向善的行为吗?并且,社区能否接受这种解决方式继续发展,我打个问号?大部分普通人在权威的影响之下,成为作恶的帮凶也毫不知情。
  3. 尽力避免贿赂贿选问题,将代币的财务性质和声誉性质解耦也是一种方法。上面也提到过有些投票方式需要代币质押才能够提交提案,这就意味着voter很可能不会将组织的未来放在首要的位置,而是因为害怕提案质押的代币损失而选择那个不受损甚至是盈利的决策。最初,token既拥有财务价值又被赋予声誉值;发展到今天许多dao的项目将两者解耦(例如,sourcegred等),财务价值与声誉值的分离,在一定程度上能尽力保证财务价值的不受影响。如果非要产生贿赂行为的话,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比如说交出你的私钥。
  4. 不可能三角的存在,DAO的形式追随功能。一个DAO无法兼具这三种特性(规模、访问、质量),那么在组织中如何选择某种具体的投票方式,可以根据不同组织设定的性质选择不同的投票方式。
  5. 不能为了去中心化而去中心化,设置很复杂的治理流程和机制。中心化治理比较适用于一开始DAO的运行,在发展过程中,我们要注意到渐渐的将权利进行下放,但不是一开始就为了治理而治理的模式反倒容易变成四不像的形式。

参考资料:

https://vitalik.ca/general/2019/04/03/collusion.html

https://vitalik.ca/general/2020/09/11/coordination.html

https://mirror.xyz/jasongriffing.eth/gERdgYkZ1LfbEBGbHQ8tIprjjaGhX9VqaPuLDzETe1A

https://vitalik.ca/general/2017/12/17/voting.html

https://medium.com/daostack/an-explanation-of-daostack-in-fairly-simple-terms-d0e034739c5a

https://mirror.xyz/0x9B5b7b8290c23dD619ceaC1ebcCBad3661786f3a/4IiEXtzQoxTTtVxjIKvxD0shwEWKfdMi09L202ejKcs

https://mirror.xyz/0xDe114AAdA8676926AaB7bbcD1EF1d1517b6B285f/4r2uO8b8PVFFafiMEdeeS-DhnYhKUSHzsFI4tm5JQ8M

https://vitalik.ca/general/2017/12/17/voting.html

https://medium.com/daostack/voting-options-in-daos-b86e5c69a3e3

https://blog.aragon.org/aragon-at-democracy-4-all-d4a/

https://medium.com/daostack/voting-options-in-daos-b86e5c69a3e3

https://medium.com/hackernoon/knowledge-extractable-voting-for-blockchain-distributed-governance-radically-new-mechanisms-ed2ca47f065f

https://www.caa-ins.org/archives/7182

https://forum.tecommons.org/t/conviction-voting-tl-dr/308

https://medium.com/daostack/reputation-vs-tokens-6d7642c7a538

https://colony.io/whitepaper.pdf